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四号线(一)

ABO

ABO

ABO,注意避雷。




叶修是个O。

 

且是个单身独居的O。

 

一个O,清心寡欲了二十几年,竟然还能安安稳稳地生活着,跟个没事人似的逍遥,住在OMEGA专用的公寓里,邻居前前后后搬走好几拨了,还能鹤立鸡群保持单身——用一般人的话来说,大概可以用“你特么的在逗我?!”来形容一下这样的状态。

 

临走前最后一个跟他相熟的邻居劝他,小叶啊,你看这人吧,是不能老这么单身一个过日子,早点找个伴也好早点安稳啊。

叶修当时吃着人家邻居出去办证前最后给他做的一顿饺子,点点头说的含含糊糊的。

等时候到了再说呗。

他吃完了一抹嘴,抬头坦坦然然地跟人家家里那位A还借此谈了会儿社会状态,搞得人家是又对他这个出了名的O出生的律师欣赏了几分。叶修是个重情重义的,话里有意无意是把人家邻居叫做哥,让对方好好照顾着,摆出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就跟在法庭上似的。对方也很上道,脑子转的快,趁着自家媳妇洗碗跟叶修打了包票。

 

叶修蹭了人家不少饭,站在门口目送那边两人大包小包进了电梯,懒洋洋地一挥手,回身进去又随便往嘴里塞了一颗抑制剂。

 

跟叶修这样独居的O不少,毕竟发展到这份儿少,腥风血雨地研究了这么多年,那些个头脑拔尖的人好不容易搞出来的抑制剂也比几十年前稳定有效了,OMEGA权益协会年年去闹,政府也禁不住年年这么耗着。

 

他们这辈算是碰上了好时代。OMEGA是天性处于弱势,但是人也都得有点感情吧,互相吸引是免不了的,加上这种自然体质下又没什么性别障碍去跨越,时间过了这么久,社会也算勉强有了一套稳定的体系,结个婚办个证不是难事。

 

结果叶修这人就跟个铜墙铁壁似的,非得用他那损友魏琛的话来说的话,那就是脑子里缺跟弦儿。

 

“你说谁缺根弦呢,”叶修坐在大排档里,也不喝啤酒,安安稳稳抱着他那杯果汁慢慢品,“哥那是还没遇上对的时机,瞎说什么呢。”

 

魏琛啐了他一口:“你牛你牛,这么大个人了还跟个大姑娘似的不敢喝酒,老夫说出去都嫌弃你。”

 

“哥是洁身自好。”叶修斜都懒得斜他一眼,咬了一口刚上的肉,满嘴都是香味。

 

叶修是个法律从业者,没少跟AB打交道,偏偏还能几乎保持次次都胜的概率,一堆人是恨他恨的牙痒痒的。

一个O出身的律师,生了张嘴都能把A给活活气死,在法庭上就没见他慌过。

 

这点是很让人服气,魏琛也对他这点很服,叶修婉拒了不少杂志的采访,一没事就往家里钻,基本就过着三点一线式的——家里,路上,办公室的生活。外头人除了晓得有这么个腥风血雨的O出身律师之外,别的就连长相都是模糊的。

 

叶修性子懒,唯一有精神的时候就是搞自己的专业工作的时候,一忙完吧,整个人就跟战五渣似的倒头就睡,夜也熬成了习惯。

 

以前生物钟还有个知觉,结果这次估计是累的狠了,叶修在办公室连战了三天,最后出办公室的时候跟同事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同时跟这个案子的同事基本也没好到哪里去,恍恍惚惚地两个人一打招呼就各回了各家。

 

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叶修不会开车,平时都坐的公共交通工具,要想赶上时间没那么容易。其实他这次忙事务所的人也基本心里都有个数,不去大概也暂时没人会来烦他。不过叶修大概是潜意识里还知道得起床上班这回事,木着一张脸洗漱完了出了门,站在公交车站还一个劲的打呵欠。

 

门口的公交车站设了一个四路OMEGA专线,专门是为了预防意外事故给正在发情期的O设置的,就是为了以防抑制剂之外的那一点万一。叶修虽然出门还记得带着药,但估计着自己时间也差不多还没过,最后琢磨着还是跟着上了这趟车。

 

车上人挺多,多半都是些个子小小矮矮的,男的也有女的也有,他一个一七八的个子竟然还能有点高度差。

 

叶修平时在的工作环境也没接触到这么多O,心里是头一次觉得还能隐隐约约感觉到那么一点同类的气息。

 

唯一跟他差不多一样高的就一个,还站在离他差不多两三个人的距离外。他最开始注意到也只是因为这个,随意扫了一眼,睡意朦胧着才觉得有什么不对。那边那人的表情挺轻松,目光却时不时往四周看看,像是在注意什么人。

 

叶修拉着扶手没出声,眼睛盯着面前的窗户,只是看的却是旁边那人的动作。

一直到那人的手慢慢伸到别人的包里,还装作没什么事情东张西望地时候,他才恍然地一挑眉头。

 

……看手法还是是个惯犯。

他心里知道自己这身战五渣是铁定战不过对方的,干脆不言语,心里估计对方得手了差不多这站就该下了。

 

等车一停,果不其然,那个人偷偷摸摸地就从后面车门摸了下去。叶修把扶手一松也跟着走了下去,手揣在包里,面上一点表情没有。

 

他其实心里也没什么底,而且又没买手机,估计着就是见机行事,反正是铁定不能硬碰硬的。

 

前面的小偷异常警觉,估计也是跟O出身有关,对于旁人的脚步显得特别敏感。叶修下了公交车没出声,站在公交车站的另一边,隔着一道缝看那边的人打算往哪里走。

 

那边的人似乎是见情况没什么不对就要跑,叶修啧了一声正要追,步子还没迈出去呢,突然就停了下来,头对着自己右手边看了好半天,确认了之后才过去拍了拍那边一个高高瘦瘦的背影。

 

对方转过头的时候面上没什么表情,叶修盯着那张长的特别好看的脸不出声,只拍了拍背对着那头要跑的人一指。

 

“惯犯,我跟着他下的车。”

他说这话就跟在聊天一样,青年本来什么表情也没有,这时眼睛却突然张大了一下,不等叶修多说,就反应极快地拨开人就朝那边追了过去。

 

那边的小偷听见背后的脚步声估计心里一慌也开始跟着跑,叶修跟在后面追了几步,看见青年没几下就冲上去把对方给压制在了地上。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就跟叶修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在酒店门口熟门熟路地抓了个惯犯,表情沉稳地一点痕迹都没有。

他记忆力一贯很好,脑子里存着的律法千八百条,对人记的更是熟。更何况那个青年也实在是长的太过惹人注目了,如果不是帽子遮掩着,说出去也不像是个便衣。

 

叶修眼瞅着那边的人似乎是对他挥了下手,他回了个招手,打着呵欠转身就走了。

 

TBC


……第一次写ABO……就写着玩一玩吧

评论(13)

热度(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