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第五年(上)

叶修坐在副驾驶座上,等人等的无聊,百无聊赖地对着后视镜理了理衣服,一看动作就生疏的很。他现在的装束跟他平时的作风实在是差的天远地远,少有的西装革履,衣服穿的规规整整,连头发都被好好整理过,一副精英的不得了的样子。

他今天刚见了影视公司的人,同去的编辑方锐吐槽说他整的跟要赶鸭子上架相亲一样。叶修坦然的很,一派潇洒的样子:那是,跟钱相亲是得认真一点。

被对方是啧嘴直夸不愧是叶大神段数就是高。

 

医院的停车场就在门诊部附近,叶修等的整个人都快瞌睡了,还好天气不算太热,不然就以他这一套行头,估计闷在车里面就是热昏的份。

 

周泽楷急匆匆地从楼上下来,透过车窗玻璃,看到的就是一个瘫在座位上半死不活状态的叶修。脖子还别扭地僵着,皱着眉睡的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

他绕到另一边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坐进去发动了车子,小心翼翼地把空调调到一个合适的温度,动作极小地打算倒车。

 

虽然动静已经竭尽可能做到最小,但叶修还是迷迷糊糊就醒了过来,一副懵懂地样子对着驾驶座上的人眨了几下眼睛才恍然。

 

“下班了?”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动方向盘,瞥了他一眼,点点头,没出声,干干脆脆凑上去就是一个轻吻。叶修脑子里绷了一天,此刻倒是放松的不得了,很配合地揽住对方的脖子,两个人轻轻巧巧地交换了一个吻,舌尖划过彼此的每个角落,交缠出温情的味道。

 

“……少抽烟。”两个人分开之后,虽然挺煞风景,但周泽楷还是说的四平八稳,顺顺当当地倒了车。

 

叶修一拍脑门:“哎哟瞧哥这记性,刚忘了等下要过来找你了。”

 

这话说的是没什么遮掩的意味,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没出声,目光一转都专注到方向盘上去了。

 

 

 

 

叶修刚在车上做了个梦。

 

梦见的事情还挺早,大概是他第一次见周泽楷的事情了。

他穿的一副舒舒服服的样子,提着一袋刚买的速食水饺在超市门口等着结账,快要到他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钱没带够,转头扫视了一下,琢磨了半天,看形势刻不容缓,才整理了一下表情拍了拍前面青年的背。

转过头才发现是个大帅哥,真是不掺一丝假话的那种,轮廓分明,连叶修这种长年累月宅在家里不出门的人都还能有眼见分辨,穿的也是一生清清爽爽,气质上相当加分。

他一看人家青年一副茫然的样子,心下一拍板说估计有谱,挺自来熟地聊了几句之后才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人美心灵美,叶修当时对周泽楷的印象就挺好,虽然估计也是因为对方借了他零钱的缘故,他还是大夸特夸了一番。

 

梦就这么完了,他和周泽楷两个人在超市门口分道扬镳,他说了几句谢,提着袋子就出了门。

 

醒了的叶修吹着空调,惺忪着睡眼回忆了一下,想起现实是当时的他要了一张周泽楷的名片,一看对方是牙医,干脆是坦坦荡荡地留着了。

 

“……还真是挺简单的展开。”

他有点职业病地评价了一下,没注意嘀咕出了声。

 

正逢上红灯,周泽楷有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叶修连说了几句没事,伸手轻轻捏了捏青年的耳垂,没一会儿就红红的了。他抱着一种喘口气的想法把领带松了松,红了耳朵的周泽楷没动,眼神却有点暗。叶修那双手长的极其好看,骨骼分明,白皙修长,也不知道被误认为成搞音乐的多少次,白衬衫被他松的恰到好处,隐约能看见锁骨。

 

红灯很快就换了,周泽楷目光盯着前面,车行的四平八稳。

 

下班高峰期堵了一小会儿,到了公寓叶修先下了车,他按照惯例把车开去了地下车库。叶修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去外面超市买了把葱才往楼上走,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灯已经亮了,周泽楷显然先他一步回来,正在厨房里忙活。

 

“今天煮面?”他巴在门口不动,周泽楷点点头。

 

他一边系围裙:“可惜没葱了。”

 

“哥刚买了,”叶修把袋子往案板上一搁,“在楼下的时候想起家里没了买的,幸亏发现及时。”

 

叶修是个生活废,记忆力却出人意料的好,大概没发现自己经常说这种话的时候多半带了点神采飞扬的味道。周泽楷看着他一边应声,眼睛眯了眯笑的特别好看。

 

给完葱叶修自觉出了厨房,到卧室换衣服的时候顺道瞅了眼日历,才发现这个月又到三十号了。他换完自己平常的装备,出门时顺手把上面那张一撕,揉成团带到客厅垃圾筒丢了,开了电视缩成一团窝在沙发上不动。

 

电视光明明灭灭的。叶修忙活了一天本来就恍惚的很,很快就有了困意,脑子里却总觉得像落了点什么没想起来,一时整个人都是半晕半醒的状态。

 

“叶老师的作品,我们有信心。”

影视公司那边派来的代表是个胖子,说话老是喜欢用特别绝对的词语,又爱出汗,人倒是很热情,叶修推拒了半天还是请他们这边去吃了中午饭。还好他也听编辑方说过叶修不能喝酒的传闻,桌上也没多劝,私下塞了烟给叶修。

 

“晚上要回去陪太太过周年结婚纪念日,女人嘛,就是麻烦。还是叶老师单身好啊。”

胖子乐呵呵地给他塞烟。方锐等人家走后是白了叶修几眼,嘴上说又得辛苦他们家那位了。

 

……那什么来着。

 

叶修迷糊着东想西想,有点转不动了。

 

三十号……

他盯着头上的吊灯,眼睛也不知道是被刺痛了还是怎样,瞬间睁开啧了一声,一不注意就把沙发上的杂志哗啦都给碰倒了。

 

他爬起来,懒懒地挂在沙发靠背上,周泽楷正端着碗往外走,一副当年被魏琛调侃贤良淑德的模样。但似乎又不是特别一样。

 

叶修瞅了半天,觉得是不是该让周泽楷去理理头发了。

 


TBC


…………《一,二,三》小料里的另外一篇。牙医周,小说家叶的设定。

回去写稿继续扒马OTZ

评论(3)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