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一,二,三(中)

是同事又是邻居,两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叶修本质挺宅,呆在公寓里闷着的时间比较多,光靠着电脑就能打发大部分的业余时间,又不参与人家年轻老师的活动,也算是出了名的怪胎。有时候闷的久了,吃了晚饭心血来潮跑出去溜弯子,结果竟然还能经常能撞见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周泽楷。

 

这也难怪,周泽楷平时走路的样子就能看得出来是长年锻炼的人,身姿挺拔,穿衣又瘦,跟他这种真人战斗力为五,看起来就没什么精神的人一比强的不是一点两点。

 

人家一身专业运动服,叶修这头就是简单一身T恤加短裤,头发也没打理,手上还捏了根烟。挑挑眉抬手打招呼,所幸周泽楷也不介意,一边往脖子上搭毛巾一边对他笑,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下了楼。

 

周泽楷在学校里很有名,不仅在老师里有名,在学生里也相当出名。教的是理工科,留学归来的高材生,男生羡慕他的气场,酸也酸不出什么花样,女生当然是毫不吝啬给他封了个男神的绰号。他自己本人似乎鲜少听说过这些,有的时候被其他老师说起来调侃的时候还比较害羞尴尬,跟传说里那个冷峻的男神显得还有几分差距。

叶修在这方面跟他比倒是不逊色,学校里名气也不小,给他的评价从什么教书风格独特,怪胎,有个性,嘲讽脸,基本各个方面都是囊括了,五花八门的。甚至于包括他的穿衣风格都被极有概括力地总结了一下——简单,看起来就是怎么舒服怎么穿的主儿。

 

出了教师公寓就是绕学校的一条小路,两边都种着特别高的那种榕树。傍晚的时候空气已经没有那么沉闷了,两个人站在单元楼门口还随便聊了几句。

 

“又锻炼去?”叶修问,周围是一片吵闹的蝉鸣声。

 

周泽楷点点头:“嗯。”

叶修把烟头掐灭,顺手扔进一旁的垃圾筒里,周泽楷跟着他的步子慢慢朝前走。路上人还算多,有些比较熟识的老师刚从外面回来,叶修打了几句招呼,有的甚至还停下来跟叶修贫了几句,几乎看到他身后的周泽楷的时候都无一例外地惊讶了一下。

 

“你这是要把人好端端一五好青年往坏里带?”方锐很是一副怀疑的样子,他跟周泽楷是同期入校,但性格比起来却要外向的多,跟叶修两个人很快就混熟了。

 

叶修一把拍开他的手:“得了,你以为人家是你呢,还不快回去备你的教案去,我没记错的话,明天该你答疑呢吧。”

 

方锐靠了一声,抬头又跟周泽楷打了声招呼,忍不住又吐槽了几句才赶着往楼里走。

 

“蠢不蠢。”叶修嫌弃地摆摆手故作叹息样,回头看了看后面站着的青年,周泽楷看着他似乎有点茫然,他和方锐侃天说地的过程里也一直没有吭声。

 

是个闷葫芦。也亏叶修知道他这样的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略一琢磨,干脆上去一把揽住周泽楷的肩膀往前面带,丝毫也没有对方正是他图谋不轨的对象的自觉。

 

周泽楷是个挺闷的性子,也不怎么喜欢主动说话,像是叶修跟他邻居了有这么久了,两个人熟起来也花了些时间。

 

“走走走,哥陪你跑步去。”

 

他拖着比他高一点的周泽楷往前面走,说话说的干脆,动作却远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游刃有余,因为对方稍高一些,揽住肩膀本来就吃力,走的时候步子迈的有些畸形。周泽楷这头看在眼里,抿了抿嘴悄悄笑了笑,依旧默不作声,顺从地跟着叶修的动作往前走。

 

方锐跟叶修本身是一个系的老师,共事当然比他俩熟悉起来快些。叶修之前想起周泽楷一起进校的年轻老师还挺多的,不过联系的比较多的似乎就他们隔壁楼的江波涛。不过后来听说他俩同学了好多年,当然也就不奇怪了。

 

想着想着,叶修干脆顺嘴问了一下:“小江呢,怎么好像好久没见他跟你一块出来,你们俩不以前经常一起跑步嘛。”

 

周泽楷正被他带着往前走,身体突然僵了一下,叶修有点好奇地瞥了他一眼,周泽楷迅速反应过来,嘴皮子一溜:“啊……他这段时间有点事。”

 

青年明显不太擅长说谎,叶修什么人,大风大浪见的多了,连学生里的老油条在他手里也都没什么混过去的可能性。

 

叶修一琢磨,突然笑的有点了然:“谈恋爱去了?”

 

他这个答案是有点出其不意,周泽楷听见就是一愣,像是犹豫了几下,这头叶修明明经验为零却笑的一副过来人的表情,青年硬着头皮嗯了一声,再一抬头看叶修,耳朵都有点红了。

叶修挑挑眉不说话,揽着对方肩膀的手松开了。

 

操场没隔多远,两个人很快就到了楼梯口。有正在踢球的学生一眼就把他俩认了出来,还跑过来跟叶修聊了几句天,顺道自来熟地夸了几句旁边的周泽楷。

 

“这就是数学系的周老师吧?果然名不虚传,今天我运气好啊。”学生笑的大大咧咧,周泽楷有些不太适应,只能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

 

“你小子挺机灵的啊。”叶修嘿了声,抬手赏了对方一拳,学生很配合地捂住腹部往后一退

,一副中枪疼痛难以自抑的表情。

 

“叶老师段数越来越高了,佩服佩服。”男生的朋友迅速跟着围了上来,配合地跟着演,还一边招呼着几个哥们往这边赶,眼睛咕噜转的,明显在动什么脑筋。

 

叶修看了一眼不搭理,了然的很,干脆道:“行了你俩,再装也没用,不给哥好好复习照样挂你们。”

 

听他这么说,几个男生立刻纷纷摆出一副被戳中痛处的表情,可怜兮兮地往他面前凑叫他叶老师。可惜了几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就像前面说的,叶老师什么人啊,顺着话头几下就把对方给赶去踢球去了。

 

“快去消耗你们多余的精力去吧,哥没空陪你们玩了,啊。”他赶的干干脆脆,就跟刚才赶方锐似的,驾轻就熟。

 

几个大男生也不尴尬,反倒笑嘻嘻地一边捂住胸口对他嚷叶老师你好狠的心,一边从善如流地带着球往操场里面跑,站在场子里还跳着跟他挥手。

 

周泽楷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他平时性子沉默,也没跟学生这样相处过,叶修虽然跟他在一个办公室,但两个人又不在一个系,教室隔的七远八元的,自然难得见这样的情形,看他们相处的这么自然免不了有点羡慕。

 

“真好。”他说的发自内心,上前几步跟叶修并排站着。

 

叶修夸张而沉痛地叹息了一声:“跟这群学生混久了,哥都觉得自己年轻了,就是得多长点心眼。”

 

周泽楷点点头:“真的挺好的,叶修。”

 

他最后一个名字说的有点轻,叶修愣了一下,侧头看了一眼青年。眼角弯弯的笑的特别好看,光扫一眼就能知道操场上有多少女生在往这边看。

 

“嗯,哥也觉得不错。”他跟着笑了一下,指了指跑道示意两个人是时候该动脚了。

 

 

 

 

 

叶修从前读书的时候就在体育方面战五渣,当然不会工作几年还突然进步如飞。结果当然就顺着这么发展了,他跑了两圈就忍不住歇了下来,干脆大爷似的在旁边台阶坐着替周泽楷拿毛巾,兴致来了还加油鼓劲一下。

 

周泽楷不出声连着跑了很久,周围有很多女生围观着指指点点,叶修扫了几眼,估计周泽楷最后停下来说不定也是不好意思让他坐着等太久,也幸好他比较机智,早早拿了两瓶矿泉水等在终点,看见青年满头大汗地冲过来,连着毛巾一并扔了过去。

 

“谢谢。”周泽楷喘了几口气,一张脸红红的,对他笑的特别青春,要不说的话估计跟叶修平时课上那些学生没什么两样。

 

叶修摆摆手说这算什么大事,拍拍自己旁边的空台阶,周泽楷听话地跟着坐下,两个人坐着一边聊天一边休息了好一会儿,隔着半个拳头的距离,多数时间都是叶修在说。

 

学生们跑的热火朝天,两个人打算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叶修没吃晚饭,有点饿,随口一问,结果周泽楷也没吃饭,他也不含糊,干脆蹿撵着人家本来习惯良好的青年一并去了学校小吃街,打算搞顿宵夜吃一下。

 

夏天里闷热过的过了头,店里面风扇呼啦呼啦地转折。

两个人坐在里面,混迹在一帮青春年少的学生中间吃的热火朝天。

 

叶修不遮掩,特别怂地拿了罐果啤,喝的坦坦荡荡的,一边帮周泽楷开了罐啤酒。都是学校里的老师,叶修一想刚才跑步前的几个男生,索性跟周泽楷聊了些挺多学生比较有趣有名的事,其中当然没避开周泽楷这个出了名的男神老师。

 

他咂咂嘴把周泽楷又给夸了一通。

男神老师也很给面子,笑的腼腆,一边听一边应声。这男神不愧是男神,周泽楷喝酒也喝的内敛,姿势都比一般人标准好看。

 

叶修又加了几个菜,二人边吃边聊,结了账,要回公寓的时候,一问老板才知道快要将近十点半了。就跟叶修上次想的一样,周泽楷喝酒的确很节制,几乎是有点醉的迹象就不会再碰了。他也不勉强,走之前还跟熟悉的老板贫嘴要了两罐果啤,一人一罐,拿在手上,特别惬意地夏天的榕树小道下慢慢朝着单元楼散步。

 

没人说话,漫天都是灿灿的星子,平铺成了一条闪亮的河。

 

叶修瞅了几眼,到底忍不住,跟周泽楷特别文科生脑地解释了一下牛郎织女。

 

“所以说,”他笑,抬头看着周泽楷好看的侧面,“这到底都是人编的,你们理科老师估计都这么看的吧。”

 

周泽楷歪头想了一下,还挺认真地说了说自己的想法:“是不太科学。”

 

叶修看他那副认真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对方的背,笑的是难得一点嘲讽的意思都没带。两个人这么胡侃着上了楼,叶修掏出钥匙开门,关门之前像是想起了什么,探出个脑袋对着对面的人喊了一声。

 

“小周。”

 

对面的人正在看门,听到声音顺着转过来,眉眼里都还有着笑意。

 

“晚安啊。”

 

他摇摇手里的易拉罐,周泽楷很上道,会意地回敬了他一下。

 

像模像样地道了别,叶修关上门,倒在沙发上吹了会儿空调,躺着躺着突然一下坐起,几口喝完手上的饮料,把罐子一扔,拿起座机听筒按了几个数字。

 

连着嘟了几声,终于有人接了电话。

 

那人他熟,当然,他不熟也不会打电话。电话对面那边的人明显一副不耐烦的口吻,几乎是开口就知道他是谁。

 

“我靠,这么晚跟我打电话干什么啊,长夜漫漫寂寞的话找你上次说的对面那小子啊,老夫现在忙着呢。”

 

叶修不理他,沉吟了一下道:“老魏,你听我说。”

 

“哥今晚突然觉得吧,哥好像去告那什么白,有戏。”



TBC


机智如老叶,那几句试探怎么会猜不到什么情况。双向暗恋就是好,仗着没人拒绝告白(。

有GN说没看出来,其实问小江恋爱去了那里是故意的,小周僵了第二次他怎么可能不发现(。)谁都想跟喜欢的人单独相处嘛【。

还有小周叫的是叶修,因为改变称呼才会声音比较低,之前叫的是叶修老师TVT

评论(15)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