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一,二,三(上)


一,二,三(上)


 

俗话说的好:追人是门技巧。

你送花并不代表着人家乐意接受,也极有可能糊你一脸好人卡,甚至于干脆被对方语言之间利落地戴上备胎的帽子。

因此,告白这件事嘛,大概比其他事情都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这些个东西。

虽然意图可能不得到回应,但摆个架势先把对方用感动这个理由套进圈子里也很得讲求一些技巧。没事我等你,我知道你还不喜欢我。话明面上都像模像样真挚的不行,但说到底,脑子里转的还是先得把人给自己圈好的念头。只要人家答应了,之后的一切事情都可以那两个字——试试。

说不定试着试着就出感情了。多少人生赢家不都这么来的。

 

“所以我的意思是——”叶修话说的慢条斯理,点了支烟似笑非笑,“不去试试肯定没有结果。”

 

不去试试肯定没有结果,这话配上他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显得更加摸不清。倒是杜明被唬的一愣一愣的,一拍脑门连声说了几句感谢叶老师,歪斜着步子出了大门。

 

年轻人是没什么生活经验。这刚进学校一个男老师,对人家未婚女老师有好感,想法全都写在脸上,偏偏人还顾忌这顾忌那,人家有心的想帮把手的吧,又多半都是用什么女神的借口戴过去。

再不说那不就还是那些学生说的话,注定孤独一生呗。

 

叶修靠在柱子上吐出几个烟圈,懒懒散散地等着路过的空车。

学校老师聚会,他不喝酒,但架不住这些个年轻老师聚会喝酒啊,被灌了一肚子的水,出来又走的慢了点,刚巧撞见人家那个众人心知肚明的女神追求者,他随便跟人家聊了几句,也没想到干脆被倒了一肚子的知心话。对方一张脸红的都快熟了,一副东倒西歪的样子,又像是喝醉了酒又像是情绪上头。

 

夏天的晚上多半都闷热,临近十一点人也不多,叶修等了好半天没等到个空车,正打算要不干脆走一段路到繁华点的地方去,掐灭了烟头就要走,却突然听到有人叫他。

声音低低凉凉的。

 

“叶修老师。”

 

他转了个头啊了一声,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

 

这说曹操曹操到。叶修认了下人,也没说其他的,歪头抬手挥了挥算是打了招呼。说话的人从走廊的那一头走过来,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色t恤,整个人却修长又挺拔,显得很有气质的模样。

叶修站在原地不动,用余光看着那边青年慢慢走近,笑的是挺内敛,眼睛弯弯的很好看,把外表的冷冽还要软化了许多。

 

“是小周老师啊。”他说,瞅了一眼外面没几个人的大街,只有夏夜里闷热缠绵的空气。“一起走吧。”

 

他说的声音拖的长长的,尾音显得懒懒散散。周泽楷点点头嗯了一声,干脆站在他旁边一副温顺的模样,又温和又沉稳,眉眼里却都有点隐隐的笑意。

明明是他还得略略抬头瞥眼的身高,叶修想,没摸烟,从袋子里摸出没喝完的矿泉水灌了一口,闷闷的感觉却还是萦绕在餐厅大门前。

 

他略微有点图谋不轨的对象嘛。

 

叶修觉得自己那番话顶多也就是理论上拿出来说说别人,他自己这种情况估计也不好去祸害别人。况且他也根本没那个打算,骨子里大概还是嫌事情麻烦。

 

叶修跟着旁边的人往下走,走了一会儿突然道:“小周你喝酒了?”

 

周泽楷愣了一下点点头,像是有点不好意思。

 

叶修:“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哥这不想喝还喝不了吗。”

 

青年身上的酒气不重,要仔细闻才能闻见,估计也只是小饮了一下。叶修瞥了一眼,周泽楷本来就长的好看,侧脸这时还泛着点红,跟平时沉默寡言的形象确实差的有些远了。

 

叶修那么一说,周泽楷倒显得更有点不太自然,似乎是琢磨了一下,话却说的稳稳当当:“我……其实不太喜欢喝酒。”

 

“跟院里那帮家伙喝嘛,被灌正常的。”叶修笑,两个人朝着大路往繁华的地方走,夏天的空气又沉重又干燥。

 

“哥以前还被放倒过呢。”他说着,周泽楷跟着笑,叶修也不含糊,干脆多吹了几句。走到广场附近的时候还愣了一下,扫了一眼巨大屏幕上的巧克力广告和广场上成双成对的才反应过来。

 

事实上今天也就是单身汉最痛恨的日子,叶修以前没过过这么赶时髦的节日,只是今年一大帮单身男老师非得拉着他来,他一想蹭饭也没什么不好,干脆就来了。也难怪人家杜明一副难得苦情的样子,是跟平时那活泼劲差的远了些。

 

“这人呐,”他说,周泽楷转过头看着他,“是得有个伴,你看看我们,这不就拉低人均幸福指数呢嘛。”

 

叶修想起自己晚上没喝酒,但到底还是被逼着抿了一点,才被允许端了茶坦荡荡地灌别人。

 

广场占地大,虽然人不少,但空间空阔许多,又有树又有草,还能感受到点风,叶修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别的原因,甚至觉得浑身有种凉凉的感觉。

 

凉凉的。

 

“嗯。”

有人在说话,声音凉凉的。

 

他想着脑子一时有些晕乎,风吹的平和,叶修想着想着突然转头瞅了一眼旁边的人:“杜明?”

 

周泽楷愣了愣,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对面的人却还是一副正经的样子,还知道自己从裤包里摸烟盒要递烟,被周泽楷有些慌张地一把握住了手。青年像是很快反应过来不妥当,犹犹豫豫要拿下来,叶修突然伸手一把按住了对方的肩膀,揽住,眼睛直直地对上对方的。

 

青年没接触过这样的叶修,估计也是有点茫然,只能紧张地回看过去,心里却七上八下。

一时没人说话。

 

砰——

 

广场上突然开始放烟火,有人开始亲吻,有人开始拥抱,还有人开始幸福地哭泣。

 

叶修被这一声惊的突然转头看了一下,傻愣愣地看着烟火发了下呆,再转头,周泽楷好看的脸就在面前。鼻梁高挺,眼神深邃,嘴角微抿。

 

他看了一眼自己揽住对方的手,还是安定淡然的模样,笑的平常:“还是那么帅啊小周老师。”

 

他说着说着,忍不住自己都笑了出声。

 

 

 

 

叶修对周泽楷有好感这件事情,估计也就天知地知他知。

 

最初是觉得人家好看,是吸引人的样子,后来是觉得人家人不错,不喜欢说话事情却干的很好。可惜再后来不知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他开始是想不通,毕竟自己这情窦初开的不仅晚,对象还这么不对,可后来再一想,自己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自己琢磨不透自己也是挺正常的事情,加上可能是跟自己的专业有关,想的过多了,也就更加摸不透了。叶修觉得这大概可以定义为迟来的青春期,索性也就坦然了。

 

他有好感的对方跟他一个办公室,还被分在同一层公寓。

 

叶修当时蹭着人家的饭就知道自己估计是真栽了,面上却什么话都没说,一张嘲讽惯了的嘴把对方夸的是天上有地下无。周泽楷笑的有些腼腆,叶修瞅了一眼没说话,也是饿了好多天没吃正常餐,囫囵吞枣样吃了个饱。

 

那几天正巧有学生跟他抱怨,说是宁愿把同级女生让给学弟们,只求换不抢同一餐饭。叶修

给的是回答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你们这也得先有同级女生要啊。他说的轻巧,学生却差点被会心一击。

 

叶老师。学生哀哀怨怨地盯着他。

叶老师笑:“叶老师也帮不了你啊。”

 

他说的容易,学生驼着背出了办公室。叶修当时就当是日常一件,这时却不知道怎么又了点同病相怜的意味。

 

周泽楷和周泽楷的厨艺。

吃饱喝足,叶修备完教案窝在公寓里睡觉,脑子里晕乎着,胃里却饱足的很。

 

这说了估计就没什么蹭的机会了。他认知明确,没一会儿眼皮就耷拉下来了。



TBC



…………忙完了周末的任务累的不行TVT写个短篇甜一甜自己,不用担心这篇是坑(。),明天开始更无数星……困TVT。

评论(5)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