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KISS(一发完)

迟到的生贺……新的版本,完全就是撒糖撒糖撒糖。

不过字数也减了很多,实在是以前的那个版本世界观设定越写越刹不住脱离了撒糖的本意。目前已经奔着两万以上去了(不敢再写干脆就删了

……不知道印刷能不能赶上明天。TTTT.TTTT希望能啊。








——————给我的爱人以最亲密的祝福



 

那一吻是指的最开始的阴差阳错的那一吻。

 

叶修把手里的烟灰抖掉,没出声,脸上也没什么激动的表情。对面的青年隔着半个拳头的距离,看不清脸。四处这黑灯瞎火的,他也没料到自己会在门口遇见这么一茬,心情却是还是挺平静的。

 

远处一阵枪响,叶修也没那个心情竖着耳朵仔细听,哎哟了一声有点艰难地爬起来,干脆又吸了口烟,明明灭灭的火光在黑暗里亮着。

看不清楚脸的青年似乎比他高不了多少,前一秒还骑着看起来就造价不菲的车从门口飚过,他那时正巧被陈果派出来丢垃圾,看到这里还忍不住咂咂嘴感叹了如今这年轻人玩的都是些刺激的,结果后一秒就眼前一黑,一个人影嗖地就飞了过来。

 

还是不带什么停顿的那种,放到什么影片里也称得上身手矫健了。

 

其实叶修也不奇怪,毕竟在这么个末日的世道里平静的日子也没多少,他也是一时脑子没反应过来,手里的袋子还没来得及往外丢呢,对方跳车带来的冲击力倒是直接把袋子一同压在了地上,刺啦一声划破了,干净利落地糊了两个人一身的废纸垃圾。

 

叶修被带着误撞了一下嘴,也算得上是巧合地碰上他把烟头取下来的那一瞬间,整个人被压在地上愣了又几秒才想着该爬起来。

 

半眯着眼睛看着那边一身黑的青年,他不出声,对方也不出声,借着仅有的那么一点火光才能看见青年的眼睛。深邃漂亮,像是嵌在深深的轮廓里。

 

激战的枪响似乎近了一些,家家户户房门紧闭,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叶修站在台阶下扫了一眼青年,侧腰鼓鼓囊囊的像是装着把枪,隐约透露出了一点狼狈。他低头又想了一下,

弯腰飞快地收拾好了垃圾,再抬头,那边的人似乎全身还绷的紧紧的,一点也没放松的迹象。

 

叶修提溜着垃圾袋忍不住叹了口气,顺手指了指那边的巷子。

 

“要不,先躲躲?”

 

 

 

 

叶修是个聪明人。但也没有聪明到说什么看人一眼知晓命运,事情一发生就知道结果的地步。

 

我要有那本事早就不在这里混了。他说话说的很诚恳,发自肺腑地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惭愧。

陈果没理他,直接哼了一声,把一打物资甩他脸上忍不住唾弃了几句,啪的一声摔了门,走的潇洒利落。

 

这脾气敢情好。

 

一面拆包裹,一面盘算着这个月要怎么过日子才划算。窗户留了个口子,呼啦呼啦吹的窗帘作响,半夜里看起来很有些诡异。

 

把食物和其他用品分门别类的放好,叶修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电灯摇摇晃晃的一闪一闪,书桌上的东西也没来得及收。他站在那里顿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窗口突然啪的一声作响,叶修还没来及转身就被一片黑暗糊了一脸。

 

明显是灯坏了,整个屋子里一时间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动了一下手没成功,刚刚的确是有听到人的脚步声,叶修心里有了点谱也不慌,那人贴着他的额头蹭了蹭,落下一个轻吻,又把脸贴在他的脖子上,酥酥麻麻的,伴着呼吸的热气。

 

“……叶修。”

抱着他的人闷闷的出声,语气却还是四平八稳的,只能听到呼吸声。

 

叶修诶了一声:“哥在呢在呢,快快快,帮我瞅瞅椅子在哪儿。”

 

抱着他的人这才松了手,叶修瞪着眼睛对着黑咕隆咚的屋子看了半天没看出名堂,干脆站在原地不动从包里摸起了烟。屋子里能听见椅子撞击地面发出的咣当声,他刚把烟点燃,火星在黑暗里亮的发红,才抽了一口,灯嗞啦几声亮了。

 

有点刺人。叶修还愣了愣,眨巴了几下眼睛才反应过来,对面青年刚把凳子给摆好,转头过来看他时似乎还有点茫然,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样子。他摆摆手让青年坐下,周泽楷也不出声,顺着坐下了。叶修递给他一杯水,和他面对面坐着,沉吟了一下,半靠在床上不出声。

 

“又从东区回来。”

 

叶修像是习惯了,语气也用的是陈述句。青年点点头,露出一个笑容。

 

周泽楷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长款风衣,跟他俩第一次见面时候的装束一样。叶修虽然对人的长相没什么研究,但也是打从心里觉得能把普通的衣服穿的好看也得是个本事,跟使什么样的枪都能打中敌人一个道理。

 

叶修喝了口水接着问:“没什么大事吧。”

 

周泽楷挺认真地回顾了一下,才道:“还好。”

 

他们俩一向在这些话题上谈的坦白。

回忆起来,叶修觉得他俩最开始也觉得不算认识,顶多就是他顺手救人一命给自己积了点德。毕竟他也基本是等同于是被陈果从巷子里捡回去的。

 

事实证明叶修的确没有聪明到可以预知事情未来发展的地步。就比如他第一次出于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救了周泽楷的时候,也没料到之后两人的关系会在一条歪路上越跑越远。

 

——偏巧还歪的不是一点两点。

 

周泽楷后来也不知道是碰巧还是怎么了,两个人又撞见了几次,但说到底面上也没给他带来实际的麻烦,叶修秉承着随遇而安的作风,琢磨了一下干脆就由着这么个一米八几的人从窗户自由来去了。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这句俗语对双方来说都很适用。时间久了,不至于说是三天两头,两个人隔一段时间在什么月黑风高的夜晚碰头像是已经成了惯例。

 

叶修开始还想这可不行啊,耽误了人家大好青年的时间,指不定得有多少姑娘家指着他骂。结果周泽楷像是摸准了什么似的,时不时带来些东西,有时候是吃的,有时候又是些书啊之类的,恰巧都是叶修挺有兴趣的东西。他顺着一想人家既然都带了礼他也不好拂了意,况且也没什么麻烦事,干脆就顺其自然下去。

 

结果顺着顺着事情当然就这么不对了。

 

叶修在感情这方面是挺没经验的,好在平时是局外人当的多,多少也有些自己的看法。况且相处下来,他也不否认自己对周泽楷是有好感,所以在被对方不那么流畅地告白的时候还能笑的有些悠闲的打趣了几句。

 

行啊。叶修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周泽楷平时看上去是内向了点,但这种关键时刻也不含糊,上去就给了他一个吻——是跟第一次那场意外天差地别的那种,还有点稀里糊涂的意思。

 

青年骨子里就是个挺倔强的人。叶修清楚这一点,瞅了眼对面的周泽楷没说话,基本可以猜到对方是忙完了立刻一下子赶过来的,神情明显还带着疲惫的味道。

 

周泽楷看着他这样倒有些愣,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盯着他有些疑惑。叶修没回话,对着他笑了一下,干脆行动着起身一把拽他起来,带着他走到床边按着肩膀坐下,又顺着重力

一把把比他还高点的青年按到了枕头上。

 

整个过程里周泽楷都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意思,对着叶修茫然地眨了几下眼,显得跟平时利落的作风差距略大。

 

“睡会儿呗,”叶修把他手里那杯子往床头柜一搁,“哥在旁边呢,你看你那眼睛,好好休息会儿。”

 

 

 

 

有人说,恋人之间大概就是要时时刻刻牵挂着,否则就不能算正常。

 

叶修起初觉得这纯粹就是胡扯,至少放在两个大男人之间是根本行不通的。但自从周泽楷跟他明言讨论过抽烟这档子事的之后,这句话的真实性就在他脑子里被打上了有待商榷四个大字。

 

抽烟不好。当时的周泽楷连个大道理都没讲,青年大概也不习惯跟人说太多,只是黯了眼神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这么说。

 

叶修以前见喜欢跟他刷嘴皮子的人见得多了,搁这里初次摊上这么个寡言的,也一时半会儿还没什么应对的策略,加上对他来说身份还是一等一的特殊,脑子还没转过来呢就先嗯了一声答应了。

 

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白天看店的时候,叶修坐在柜台里也没人看着,想摸烟盒的时候手还是顿了顿。

 

“你这是从良了?”陈果观察细致,注意到这个也不是什么意外。只可惜事实上叶修那头还没表态呢,被她这么赶鸭子上架的疑问,摸烟盒的手更是干脆地往包里放了过去。不着痕迹也不刻意。

 

“那可不,”他说的自然,“哥也是有一定思想觉悟的人嘛。”

 

叶修说这番话的时候也不心虚,往包里塞烟盒的手没停,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周泽楷足够细心。叶修开始还没发现,直到后来每次对方问起他抽烟的情况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这小破屋子是禁不起他这么成天烟雾缭绕,再怎么处理也会留下点气味的罪证。

 

对恋人时时牵挂这一说也真是有些道理,虽然夸张了点,但放在他的身上大概就是每次踏进屋子里想抽烟的时候下意识就会想到青年对他的四个字。

 

难怪人家说能想的魂不守舍。叶修搬出一套歪理很能自我安慰,对烟盒老伙计还是抱着深沉的热爱。

 

烟酒随行,叶修却是个好烟不碰酒的主儿。

 

原因说出来也很直白,天生的一杯倒,连跟人应付一两下都做不到。周泽楷开始不知道这事的时候还带过一两次的酒瓶子过来,后来叶修忍不住坦白了一次之后才没再带过。

 

周泽楷很喜欢恋人间亲密的行为。上次年末,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周泽楷生日,时间太急也没想,干脆琢磨着托老板娘找了好久,送了本对方似乎找了很久的书给他,结果直接是被回了个热情的过分的亲吻。

 

叶修并不反感亲吻的感觉,坦白来讲还有点享受这种情人之间亲密的接触。

 

青年的亲吻虽然热情,但总是带着点温和内敛,跟本人的气质有点像。

两个人身高差距不大,叶修一贯是随着对方搂着他的腰,自己则摸摸对方的头给予回应。

 

可抱也抱过,亲也亲过,该做的都做过了。但真要说起来叶修是个真不会说情话的主。对应的,周泽楷明显也不会。

 

他也反省过自己,年轻的时候大概都献给带着一帮子人东躲西藏四处打仗了,哪里来的闲工夫考虑这些。周泽楷显然跟他情况差不多,大抵最露骨的一次也就是那次告白时候说的我喜欢你,语调都不带变的,只是还能听的出紧张的意思。

 

我喜欢你。

 

后来回头仔细一想吧,叶修突然就觉得这往哪方面理解都还成,估计自己当时也是抱着不轨的心才会直接往哪方面理解过去。

 

他挺喜欢他跟周泽楷之间这种默契的,话也不用说,也不像人家小情侣那么黏糊,但是眼神之间都能明白彼此的想法。

 

轮回的事他也没去问,早些年从嘉世出来,刘皓那帮子人被解决了之后担子也都有他带出来的徒弟担着,说起来都是轻松。周泽楷近几年频繁地出入公众场合,大概也是为了给轮回塑造一个良好的形象。

 

这招够绝,叶修是很服气。一个良好的代言人确实能说明很多问题,而当这个代言人就是一把手的时候,听起来就更具有正面宣传的意味了。

 

周泽楷到他这里来的次数挺固定,有的时候都是直接从什么地方赶过来,叶修连看都不用看就能感受到青年身上的倦意。这种情况下他也多半是不说话,按着对方倒头就睡。

 

“对身体好。”

 

他擅长用别人的话噎回去,这个时候也不含糊。

 

多数时候周泽楷和他面对面躺着,两个人一点芥蒂都没有就睡过去了。但也有少部分的时候气氛比较你懂我懂,毕竟成年人之间的事情也毋庸多言,负距离接触也是恋人之间的情绪表达的一种,亲昵一段时间也就差不多生理心理都能满足了。

 

“……晚安啊小周。”

 

困的过了头,体力不济的叶修这种情况下一般还留着最后一点意识。话总是说的的迷迷糊糊的,跟平时那副嘲讽样儿差的天远地远,眼皮子都要合上了。

 

“晚安。”

周泽楷总会探头碰碰他的额头,还会顺手把他乱糟糟的头发理理,才安稳地面对着他闭眼睡了。

 

 

 

 

你说多好。

 

叶修自己吧,也觉得挺好。他以前是没兴趣考虑这些,但感情这回事说来也不是人人落地就懂,就跟他第一次被提去真刀真枪的时候一样,开始是有些不知所措,只不过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

 

这也并不是说两个人就这么不起波澜风平浪静了,周泽楷身份特殊,叶修是过来人,自从周泽楷常常来之后,屋子里就准备了不少医用药品。青年伤的最重的一次大概是前段时间的一次暴乱,轮回出动了不少人,周泽楷在乱战里不小心伤了左手,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能用双枪。

 

叶修包扎伤口的技术挺好,经验多了也就来的快。

 

几下绑好,青年看着他眼睛亮亮的,叶修退回去坐着,想着想着又伸手轻轻摸了摸周泽楷受伤的地方。被白色的绷带缠的紧紧的。

 

“痛不?”叶修挑眉问。

 

周泽楷抿嘴:“不痛。”

 

“逞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叶修对上青年专注的眼神,忍不住笑的咳嗽了几声,手却转过去轻轻握住了对方还完好着的手掌。

 

“哥的运气可是很好的,分你一些也没问题。”

 

叶修笑,握住青年的手又紧了紧。

 

“好。”周泽楷笑的眼神都有些发亮,站起身用右手直接揽住了对方。

 

呼吸带的耳廓有些痒,叶修也不含糊,干干脆脆就回了个吻,正印在对方那张出了名好看的脸上。

 

 

 

 

叶修没给谁说过他恋人长的很好看这回事。他们俩甚至没有一起上过街,一是懒,二是世道大概是不太给人以什么散步的空间。

但那也没什么不好。两个人窝在小房子里,不说话,不言语,无声的默契显得还要来的不容易。

 

 

 

 

最后那一吻指的是两个人面对面啃完包子后有些油腻的一吻。

 

叶修不挑食,周泽楷也不挑。没什么乱战也没什么枪林弹雨,只有安静无边的月色,灿灿星子,大概还有夹带着热气的风和寒碜的风扇转动声。头顶上的电灯一闪一闪的,叶修略略抬着头,揽住对方的脖子,眼睛里落下的全是周泽楷的笑意。

 

“我喜欢你。”

 

周泽楷用唇瓣摩挲着他的嘴角,头发搔的他脸上痒痒的。

 

“知道。”

 

热度在上升,难得没有蝉鸣的夏夜。

 

屋子里晦涩昏暗,气氛暧昧不明。

 

“哥也对你图谋不轨很久了。”

 

叶修笑着,扯住青年的衣领,给了彼此一个悠长缠绵的吻。

 

 

 

FIN


评论(5)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