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不谋而合(一)

……摸鱼一条。

大学英语老师周X剧本作家叶。

暂时出场的人物的话,黄少是个明星


 

1

 

 

 

 

周末的时候,周泽楷去了附近的一家眼镜店配了副眼镜。

 

他视力其实一向挺好的,只是最近大概在电脑前面坐的久了,上课的时候站在讲台上看东西老觉得有点模模糊糊。周泽楷是新进的老师,讲的又是大学英语的公共课,带的班少,平时点名抽查也就是点个学号,人是沉默寡言了一点,但在学校的学生群体中还是数一数二的出名。

 

就职的学校在大学城,他进学校进的晚,刚巧就逢上了那批没有分到老师宿舍的,只能就近找了个公寓租了一间。两室一厅一卫一厨,对一个人来说实在是有些偏大了。

周泽楷家里经济条件不错,但就他个人而言,是并没打算花家里的钱来租这么个空间过大的房间。大学城附近的房子走俏的紧,苦于开学开的早,他家又在外地,最后只能是琢磨着先一个人租下了整套,又把房子的信息又给挂到了比较靠谱的学生网站上,打算找个一起分担房租的室友。

 

本身不太爱说话,当然也就希望能找个相对安静一点的室友。接到有人联系的时候他其实听着电话那边吵吵闹闹的动静还有点犹豫,对方拖着个声音显得懒懒的,问了他具体的情况,似乎是听到了这边话里的不确定干脆招供了自己干的是类似于自由职业的工作。

 

“而且还单身,”那边的人笑了一声,“不会给你添什么麻烦。”

 

周泽楷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话里的深层含义,不由得有点尴尬。电话那头的人这时也没说话等着他的答复,他思索再三还是犹豫着答应了。

 

做事其实留下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既然拍了板,周泽楷也就和对方约了个周末等着。早上还起了个早,配完眼镜就先等着约定的时间回了公寓。

 

叶修这边严格说来还算刚巧遇上个麻烦。听说他要搬出公司宿舍租房子,黄少天硬是吵着说要跟来看看,两个人嘴炮了半天都没打成协议,最后还是他难得的提出了妥协。

 

“请哥吃饭啊,”叶修点了支烟坐在副驾驶座上,黄少天在后面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对着反光的窗户一阵整理自己的墨镜和帽子,“还有别话太多,哥到时候租不成房子你负责。”

 

黄少天正忙着把自己的头发全部塞进球帽里,叶修似笑非笑地斜了他一眼说他只要少说点话就没人能认出来,他隔着个墨镜干脆回了个白眼:“切,要不是你要弄什么搬家这一出我至于跟着你出来吗。”

 

“长期住在一个地方脑子转不动了,”他说,“东西卡着难道还指望着你帮我写呢,哥可是要靠着它挣钱,敬业是基本,懂吗。”

 

叶修招呼着司机拐了个弯,转头:“你要是不想跟着现在就回去呗,哥一个人去事还少,你一个公众人物就不必屈尊了,多好。”

 

十字路口红灯刚好亮着,司机一个刹车,黄少天把外套又给裹了裹,又装模作样地压了压嗓子,听到他这话立刻啧了一声:“靠,我就是想出门转转行了吧。”

 

叶修听到了想要的当然收了声,笑着抿抿嘴,吸了口烟没出声。

 

租大学城附近的房子其实也是图个安静方便,前段时间叶修找了好久都没见到怎么满意的,不是室友太多就是太偏远,结果倒是翻平时常玩的一个游戏网站的时候有同城的人顺便指了个路,他翻着信息看了看,又留意到对方似乎还是个老师,正巧除了跑来串门子的黄少天还难得没人过来烦他,也就定了这么个日子去看房子。

 

他干的工作确实相对自由,毕竟码字这件事说起来其实还没什么技术含量,没电脑光是靠着纸和笔就能写。说来也奇怪,一个写剧本的确实是不用怎么正面接触娱乐圈,但好歹他还有些名气,单身这么些年也没做成人生赢家,在他那些个损友嘴里也早就传了个遍。好在他本人早就练就了对着垃圾话的过滤功能,自己嘲讽技能点的满满的,加上干的就是“说话的艺术”相关,大多数情况下聊天都还占着上风。

 

司机驾车技术挺好,和叶修也算是老熟人,把他们俩送到目的地说是快回来的时候给他电话就行。黄少天把帽檐又压了压,叶修隔着窗户跟驾驶座上的人道了谢,斜了他一眼也没管,干脆自己进了小区里,登了记,直接连弯都没溜就进了单元门。

 

公寓楼层挺高,黄少天咬着牙抢在电梯门关上前一步卡了进来,叶修哟了声接了句身手漂亮,黄少天白了他一眼,只是把帽子又整了整隔着墨镜龇了龇牙。

 

楼层一到,两个人出了电梯门。楼层是四个房间错开,黄少天在走廊转了两圈,叶修没理,想了半天才记起房间号,站在门口还抬头看了一眼春节里贴着的春联。

 

黄少天兴致挺高地搭上叶修的肩:“哟,挺喜庆的嘛。”

 

叶修说:“对,你看这横批还挺适合你的,岁岁安稳,都二十多岁的人了,稳重点多好。”

 

“靠,”黄少天咬牙,“废话一箩筐,敲你的门。”

 

他们两个人认识多年,这么是插科打诨惯了,像是随便互相嘲讽几句的情况也再常见不过。在外人眼里看来却是有点奇怪,周泽楷打开门的时候黄少天正巧习惯性地开了自己的垃圾话模式,叶修敲门的手还没放下来,正对上打开的门缝,看见出来个这么个年轻人——还是个长了张不错的脸的年轻人,挂着个眼镜瘦瘦高高的,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三个人都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叶修反应的很快,笑道:“你是小周?”

 

周泽楷沉默着扫了一眼门口的两个人,带着墨镜显得有点可疑的黄少天有点夸张的哎哟了一声,鬼鬼祟祟地又转过身弄了弄自己的墨镜和帽子。

 

“……是。”他点点头。

叶修扫了一眼面前的人,青年身上虽然穿着家居服,背却打得笔直,整个人显得挺拔又修长。

 

叶修说:“我就是前几天打了电话的,过来看房子的。”

 

他说完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扯过在室内还戴着眼镜的黄少天:“这是我朋友,公众人物,别理他就成。”

 

“卧槽……!”

黄少天没想过他会这么直白,正忙着要忿忿,意识到眼前站着人硬是把一肚子的话都给憋了回去,有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叶修对着青年继续道:“希望小周你别介意啊。”

 

他面对不认识的人一贯是这么个风格,旁边的黄少天大概是不太适应,听着这么正常不拉仇恨的语气硬是有点起鸡皮疙瘩。

 

叶修干的是文字工作,带着点自来熟说这话,其实也是讨巧存了个拉近距离的心思,毕竟他现在还有求于人不是。

 

周泽楷握着门把手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最终还是点点头,侧过身让出了半个门的距离。

 

他们两人进了门,叶修眼尖地瞅见鞋柜上摆着的鞋套,问了问前面的青年,得到答复之后,一边给自己套,又顺手递了一个给黄少天。

 

青年领着他们两个往里走,周泽楷做事一向认真,在生活的方面也不太例外,带着叶修两个人在每个房间里都转了转,到空卧室的时候还特地多说了几句之前在房东那里了解到的情况。

 

叶修跟着一边走一边配合着问问题。他写的东西多,见的人也算多,但或许是平时见的巧舌如簧的人见多了,还挺难得遇见类似于周泽楷这种寡言性子的人。

 

黄少天大概也有同样的想法,周泽楷领着他们两个往厨房走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叶修的胳膊。

 

“一个闷葫芦。”

 

他对着前面的周泽楷挑挑眉毛,把口型作的夸张,叶修看在眼里,笑了笑没说话,只是跟着前面青年的脚步继续往厨房里走。

 

周泽楷明显是平时没干过给人介绍东西之类的活,进了厨房也只是说了句随他们看,自己就默默无语着站在一边了。接触时间短,但叶修还是有点了解这个青年的性子,随着对方的话在有些狭小的厨房逛了几圈。

 

橱柜里是透明式的,叶修扫了一眼,发现里面还摆了几种刀具,洗手槽旁边还摆了一个木头案板。

 

他转头瞥了一眼一直站在那里的青年:“小周平时做饭?”

 

周泽楷愣了愣,有些不太自然地点了点头。

 

黄少天啧啧感叹:“你看看人家,老叶你可是连生活都还靠着方便面度日,二十多岁的人了,安稳一点啊。”摆明是等着这么一出还击。

 

叶修没理,沉吟了一下又接着说:“我觉得房子挺好的,小周你要是同意的话,我可以先预付一段时间的房租。”

 

周泽楷沉默不语,他的确是先在房东那里交了将近半年的房租,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不用预付。”

 

这话说的停顿,叶修却迅速理解到了对方话里的意思,半眯着眼笑了笑,黄少天正侧过身子似乎挺有兴趣地在研究客厅。

 

顿了顿,叶修接着道:“那行,我下周搬过来行吗?”

 

他笑的坦然。两个人面对着面站的挺近,周泽楷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点点头:“好。”

 

叶修像是长出了一口气,这才有些放松,伸手拍了拍面前的人的肩膀:“刚才忘了说,我叫叶修。”

 

“……周泽楷。”


TBC


回去写点文T.T

评论(5)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