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这世间的无数星(三十)

他和魏琛虽然都是一个学校毕业的,但好说歹说年龄也差了那么几岁,最终认识还得多亏了网站里最初那几个老UP主的群,愣是在言语之间认了亲,最后还干脆发展成了用生命互相嘲讽的损友。

 

这事情还真就有这么巧。


叶修这么在网站里用一叶之秋的马甲一闹腾,魏琛当然不可能没接到信息,只他本身只算半个音乐区的人,当年也是专门给曲子做视频的,感叹着叶修这么多年倒还是腥风血雨一人儿,随便一出手就是风起云涌。估摸着自己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干脆就用叶修新投的那个曲子做了个视频,顺便把老马甲的密码找出来上传了。

 

迎风布阵当年也曾经是红极一时的音乐视频制作者,几乎老一代P主大神他都做过专门的视频,至今许多翻唱还都是沿用的他当时做的原来的视频。


当年的网站直播里他也是因为那几句忍不了一叶之秋的嘲讽技能脱口而出“卧槽”出了名,如今他突然跑出来做了个一叶之秋的视频,虽然不至于说是引起大范围的震动,但在老粉丝眼里看来几乎就是一个信号——可能是老一代的UP主们重出江湖的信号,当然免不得让许多粉丝牵肠挂肚。


叶修敲开聊天软件,给魏琛灰色的头像发了个震动。

 

魏琛:哎哟卧槽,就知道你得来问我。

 

他这话说的得意,叶修笑了一下继续抬手打自己的字。

 

叶修:怎么着,这是坐不住了?

 

叶修刚回国那段时间,魏琛还顺嘴问了句关于复出的问题,那时叶修倒是痛快,说是麻烦看情况,他当时一听这回答就觉得有戏,倒没想到叶修会这么早就冒出来,还一冒出来就搞的江湖风雨飘摇,跟当年那种氛围还真有点像。

 

他把窗户一关,回身正巧看见叶修的回复,从嗓子眼儿里笑着切了一声。

 

魏琛:得了吧,你不都闲不下去了,我也就借着你一叶大神的威风瞎混混。

 

叶修这边停了一两秒,才慢悠悠地给了回复。

 

叶修:你确定不是因为嫉妒哥比你年轻比你嫩才不甘落寞了?

 

魏琛这边正抽着烟,将要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丢,叶修突然发出去的这句话差点让他把烟头一口给吞了下去,本来想着找个表情体现一下自己内心的愤怒,但奈何长年默认表情,不得不干脆打消了这个念头,琢磨着用最简洁的方式骂了回去。

 

魏琛:我擦!要脸吗你!

 

叶修正从包里摸出今天拿到的已经被揉的有些皱巴巴的电影票,看到回复只是挑了挑眉,没有正面面对攻击,轻轻巧巧地发了个戴墨镜的默认表情过去。

 




周泽楷把票给了叶修,事态朝着他完全没想过的一个方向在发展,到晚上回宿舍还有些茫然。开了电脑,盯着学术网站的页面一时又没忍住,悄悄开了微博的页面瞄了几眼,瞥见自己还算相熟的几个UP主都转了叶修一时兴起发的推荐微博,往下拉着,滑到杜明那条的时候手却不动了。

 

吴霜钩月:这必须得@一枪穿云啊!只能帮到这里了!

 

周泽楷半天没出声,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想起点了转发看了一下,翻了几页,当然不会漏掉其中一些个有关键词的转发。

 

类似于“双一党头顶青天”“我出生入死萌到二人见面,足以”“跳窗跑一跑”这样的话出现频率还挺高,后面又免不了跟了一串说是别这么不懂气氛之类泼冷水的话。

 

他看着觉得有些恍然,到底还是头一次正面接触,周泽楷虽然对这些也算是放任着的态度,还是头一次看着看着觉得有些契合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噢噢噢噢哦哦哦终于有了逆向交流吗!!!!!!!!原地跳窗,别救谢谢!———”

 

那个转发后面还接了好几个夸张的表情,他虽然平时不看论坛微博,但到底也知道这只是时下流行的夸张的说法,平时也只一扫就过去了。

 

周泽楷把电影票用书压在了桌子上,只露出一截票根。

 

他从以一枪穿云的身份开始活跃以来,几乎就是抱着一种完全平和的心态。叶修本人在大洋彼岸飘着,作品却还在不断产出,这边岸上的他当然也没想过自己会红了起来,萌生出唱对方的曲子的想法也再单纯不过。

 

周泽楷撑着下巴对着屏幕愣了一会儿,半天才想起把电脑给关了,嘴边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抿了抿,熄灯上床休息去了。

 

第二天早上一贯晨练,江波涛照老样子跑来敲门。

 两个人一黑一白的运动服沿着操场跑,到终点时都卯足了劲一口气冲了过去。江波涛把青年的水杯递了过去,一边大口喝自己的水,目光却对着周泽楷上下扫了两圈,心里免不了有些好奇。

 

“小周今天心情很好啊?”他笑着喘了口气,周围是晨练的学生,深秋里浓重的雾气还没有散去,周泽楷握着水杯的手顿了顿,也不出声,有些不太自然,又喝了一大口水才抬头,对上江波涛探寻的目光点了点头。


 

TBC


今天还是写了出来……T.T写文的感觉还没完全找回来……摸索摸索O-<-<好干啊这一节……

顺便说明暗还有剩最后的十本左右在CP14上贩卖><

评论(8)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