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这世间的无数星(二十九)

10

 

 

十年磨一双一党。

 

最新的论坛里面的双一党纷纷泪如雨下地表示了自己的宽慰和激动,线报传来的两位正主终于搭上线的消息,写文的画图的集体表示阵亡,但同时也加快了在阵亡前留下遗作的产出步伐,整个队伍有组织有纪律地进入了一种压倒性的模式


——这种情况我们大概可以把它等同于所谓的官方发糖。

 

叶修工作是松了,每天往学校跑却还忙的厉害,直接导致他本人在公司里午休时呈现出一种虚乏无力的状态,弄的科室里的前辈还说他这是长年不锻炼的结果,顺手塞了张健身房的副卡给他说是儿子办给他的,自己一把年纪了用不上,干脆顺手就给了叶修,还用长辈的身份多嘱咐了几句,立刻被叶修拆穿说是估计是前辈本人不想锻炼问题吧。

 

“咳,年轻人哪里管这么多事。”

 

叶修笑:“是是是。”

 

其实这种东西对于叶修来说也完全用不上。刚忙完事儿打算往学校里走,快出公司门时,叶修看着天色还早,想着干脆把上次周泽楷借给他的伞一并还了,又折回身回了办公室,摸出记电话的簿子翻到了最新页,就着那行电话对着自己桌子上的座机按了几个数字。

 

周泽楷那头正办完事在回学校的路上,接到来电的时候刚要上地铁,看着这么个既不熟悉也没存人名的号码还愣了一下,过了将近有十几秒,见那头的人没有挂掉的意思,才有些犹豫地接了起来。

 

“喂。”

 

地铁刚巧到站,周泽楷站在人堆里显得有点艰难,把着扶手声音显得有点抖。

 

叶修愣了一下:“小周?”

 

这边人纷纷往下挤,周泽楷默默往里面走了一点,听到耳边这个声音脚步一顿。

 

“……叶修前辈?”

 

“是我,”叶修手撑在桌子上,突然顿悟地笑了笑,“你那边是在地铁上?需不需要哥来救你?”

 

二人都是在R市生活了好些年的人,地铁站那种人山人海的情况当然是不用交流就能有共同感受,叶修纯粹就是调侃了一下,周泽楷很给面子地笑了笑。

 

“趁着今天还记得,我得赶紧把上次的伞还你啊,”叶修笑,“到哪儿找你这个大忙人。”

 

周泽楷愣了愣,沉吟了一下,显得有点顾虑地问:“……前辈现在在哪?”

 

“还没出门呢,等下就去学校,你现在在外面的话,伞给你放哪儿去?”

 

周泽楷看了眼时间,地铁还差将近两站,道:“前辈先忙。”

 

他想着又觉得有些歧义,连忙补充:“我去拿。”

 

叶修本来还想多说几句,毕竟自己终归要去学校,带到哪里都不麻烦,但转念又想对方又不是旁人,于是干脆答应了下来。

 

“我在老头子那里,你要是到了给这个号码打电话找就成。”

 

叶修这边念了一串数字,周泽楷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趁着对方没说话连忙把号码输到了手机上。电话那边声音嘈杂,叶修估计着地铁接电话也不太方便,跟青年互相说了再见就挂了电话,自己从柜子摸出个放了许久的斜挎包,拍拍灰,连带着文件和周泽楷的伞一并装了进去。

 

他很少背包,一贯觉得这种东西只适合给那些个成天正水嫩青葱着的正蹦跶着的青少年用用,手里这个斜挎包也都是老早以前苏沐橙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给他寄回来的,背着还算舒服才留在办公室锁着。

 

结果挎着包出了门,叶修愣是觉得不太自在,搞得好像突然年轻了好几岁似的,恰巧还遇着一群高中生放学,不由得心情更微妙了几分,甚至有种自己是在装嫩的错觉。

 

不管叶修意识到还是没意识到,终归他和周泽楷是走上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条不归路,更何况青年这种正直的作风在那群损友的衬托下简直可以用高尚两个字来形容,熟悉起来简直都不费任何难度。

 

叶修到了学校,刚进办公楼门口就瞅见那么个大帅哥在楼底下呆愣愣地站着,周围不少学生若有若无地往那边扫,甚至还有偷偷摸摸拿着手机对着拍照的,然而当事人却似乎根本没发现,叶修这头叹了口气,叼着烟慢吞吞地走过去,那头人抬头刚巧看见,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这么快?”

 

周泽楷点头,叶修这边打开包把伞给递了过去,青年接过来,拿在手上,看着叶修似乎欲言又止。

 

叶修叹了口气:“随便说随便说,别拘着。”

 

周泽楷从自己包里掏出两张票,叶修一扫就发现是最近上映的一部新片子,有点不明所以地抬头看了看青年。

 

周泽楷说:“老师给的,我没时间去,前辈拿着吧。”

 

叶修瞅了口烟,这是周泽楷这么些日子以来说的最长的一句话,句式倒还是简短有力。

 

“两张?”

 

周泽楷点点头,他本来也对电影算不上感兴趣,加上以往一贯一起行动的江波涛最近也忙着课题,干脆就今天就一并带了过来给叶修。

 

叶修挑挑眉:“我就一人,两张不是多了。”

 

“……前辈可以找,”周泽楷顿了一下,“其他前辈。”

 

叶修突然笑了起来,眼前青年这么谨慎的说话风格跟他本人在别人眼里的酷炫实在是差的挺远,显得莫名有点可爱。

 

“老早就想说了啊,小周你这成天前辈前辈的也够拗口了,”叶修看着周泽楷一副茫然的样子笑的更开,“随便叫名字就行,哪里来这么多事。你看黄少天不翻着花样地叫。”

 

“当然,”叶修继续说,“哥更支持你对着上次那群人全部直接叫名字得了,要找那些人一起看电影不是找事儿做嘛。”

 

叶修一边说一边笑,伸手拍了拍青年的肩:“多一张也是浪费,还是你的票,什么时候一起去呗。”

 

 

 

 

从青年那里拿了票,上了楼就挨了老头子一顿训,被扣押着又是多忙了一会儿才准许被放了回去,结果出门时恰巧遇见身负同命的黄少天,看见他又硬拉着他跑去吃了一顿夜宵才彻底放叶修回了公寓。

 

这么折腾搞得叶修是身心俱疲,上网的时候干脆偷闲拿了好久没动用的笔记本,趴在床上一瞪聊天软件就看到消息群一阵狂闪,所幸这种情况在这一周以来对他也算日常,果断跑去刷论坛才知道说是又似乎又复出了个什么人。

 

苏沐橙那头消息来得倒快,叶修对她开的是隐身对其可见,直接跑来敲他说是他的老朋友冒出来了。

 

苏沐橙:估计是听见你的消息了啊!

 

叶修:啧,谁啊,这谁在这档口出来,还不嫌乱。

 

苏沐橙:你君莫笑那个马甲的好友,迎风布阵喽。

 

叶修发了个挥手的表情:我当谁呢,老魏这个不服老的啊。



TBC


T.T看电影,多么纯洁(

评论(11)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