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周叶」这世间的无数星(二十四)

叶修对这些讯息也不能算是毫不知情,只是除了公司以外他目前不得不过上了一个公司公寓学校两头跑的生活,奉命天天去学校里拜见老头子顺道帮帮忙,比之前感觉还要忙的跑腿日子。手边一打一打的文件资料让他心里一阵真实被坑的感觉。下了班拿着一堆东西就搭车往学校赶,见了些以前就熟识的同学就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这种高强度的生活使的他期待已久的闲适生活又打了水漂。

 

拿着一摞资料往出走的时候已经快要将近晚上九点了,叶修一面打着呵欠,脑子里还是一堆东西交杂着,抓着脑袋有点恍惚地给自己点了支烟,站在办公楼门口抽了几口,又抡着酸软胳膊不怎么雅观地甩了几下就要出门。

 

大学校园的晚上本来就是个你懂我懂大家懂的时间段,叶修打了二十多年的光棍,又在自己混迹了好几年的地盘上,虽然算不上轻车熟路,但好歹也有点识路技能。比如说像是那些个什么小树林啊,阴暗的边角啊,宿舍楼底啊都是些应该尽量避开的场所,学校主道上倒是少见有成双成对的,打的透亮的路灯当然不会让人有什么谈情说爱的想法。

 

深秋天气里有一点好的就是没了那些飞虫,叶修虚着个眼睛发着呆,在主道上绕了几段,路过运动场时被里面的白灯打的被闪了一下眼睛。

 

操场是个好地方,不论是对于有伴的还是没伴的都是发泄多余精力的好去处,拖着步子绕过球场,一阵噼里啪啦的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夹杂着嘈杂喊叫的人声扑面而来。叶修原先在学校里就不是什么文体积极分子,即便是做主席的时候那也是尽全力发扬着均衡属下人物的工作,面对这种青年少年燃烧热血的情景也只是不走心底慨叹了几声,就要继续往出走。

 

“……叶修前辈。”

 

背后有人叫住了他,叶修下意识唔了一声,揉着疲惫的眼睛回头,穿着一身黑色干练运动装的一米八几的青年像是刚慢跑完,站在那里还喘着气。有点长的头发被全部拢在脑后,用皮筋简单固定了一下,额头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整个人挺拔又修长,刚好立在路灯的背光处。

 

“小周?”叶修试探性地问了一下,那边的人隐隐点了个头,停下步子朝他这边走过来。

 

周泽楷平复了一下呼吸,瞄了一眼叶修手里捏着的一摞纸,沉吟了一下才开口:“前辈才忙完?”

 

“啊,”叶修跟着扫了一眼手上的东西,抽了口烟,“可不是,老头子发话了不敢不回来帮忙,况且还有几个人巴不得跟着他坑我。”

 

他说的简单:“不过还好,前几天也算终于弄完了点儿事,算轻松了些。年轻人嘛,就该像你这样锻炼才成,哥就是个反例。”

 

周泽楷跟着笑了一下,说话的风格依旧跟平时一样简短:“前辈也要多运动才好。”

 

“晚了晚了,身体好的时候不懂事,”叶修叼着烟扫了一眼旁边跑的起劲喊叫着的篮球场,支着下巴继续道,“以前还能稍微跑跑,不过这些东西就不行了。小周你肯定强的多。”

 

周泽楷抿嘴笑笑没接话,头发被压的平平整整露出额头,气质显得比平时还要青春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笑的时候本来就好看的脸显得更亮了几分,眼神既专注又深邃。

 

叶修眯了眯眼,也不知道是自己累的慌的错觉,恍了一下才继续慢悠悠地说话,开口时还抬手捶了捶肩,指指周泽楷的运动外套:“小周,耳机掉出来了。”

 

“哦。”周泽楷低头跟着看了一下,干脆把手机连着拿出来收了收又放回去,动作节奏却比刚才慢了点儿,有点不太自然。

 

“跑步听点歌挺好嘛,”叶修道,“哥平时也喜欢听歌,不过就没你档次那么高了,就躺着坐着听听。”

 

叶修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上次周泽楷铃声那事,倒也不嫌自夸,厚着脸皮一时也顺嘴说的自然:“上次你那铃声就挺好,我还满喜欢的。”

 

他说的这是事实,本来那曲子就算是他写的东西里自己相当喜欢的,只不过当然还是省略了一些细节,只是随口一提,也不算撒谎一番话还来的坦荡。只可惜叶修不会神通广大到知道眼前这个青年老早就明晰他的身份,刚巧还就是那个出了名的他的粉丝。

 

周泽楷听他这话时,叶修还是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眼神却还是带了那么点说不出来的积极情绪,有点像是突然对什么事情提起了兴趣一样,一溜说的顺的很,捏着一摞纸站在灯光下,身心疲惫里掺杂那么点泰然的态度显得也没那么老道,反而像是被身后那群打球的人带了点精神气出来。

 

周泽楷耳根隐隐有点发热,笑容却一点不吝啬,嘴角弯着的弧度比平时还要大一点:“我也很喜欢那个曲子。”



TBC


^^谈到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东西了呢

把头发弄起来穿运动装的小周^qqqq^老叶不要把持自己了【?

终于有点要开始恋爱的迹象了(躺

评论(10)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