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阿贩

休养躺尸中。

「楚路」总而言之(一)

……暗戳戳地丢个龙族同人的开头

有没有下文看天意【。

依旧傻白甜,半架空,与原作的平行世界,故事开始于没有龙族的仕兰中学。



总而言之


1

 

 

电影院是个好地方。

 

灰暗不明的氛围映衬着白惨惨的忽明忽暗的光特别容易让人的心情走向极端,大体来说这个极端主要是取决于影片本身的氛围,在这种密闭的环境中,一个人的观影心情往往可以像病毒一样传染,直接连带着把整个场子的人都变成疯子。

 

“简直就跟空气病毒似的根本不用接触,”狂敲过大段字宣扬完一番言论,手机屏幕上的芬格尔才终于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迅速敲出几行字,“你们看什么片儿啊。”

 

路明非捏着个亮光的手机坐在场子的一个角落里,有点鬼鬼祟祟地侧头瞥了一眼同排红着眼眶的陈雯雯,就着微弱的光啪嗒啪嗒:“《妈妈再爱我一次》……温情片。”

 

“那不挺好嘛,”那边的回答来的很快,“你应该想要是你们一大群人坐在那么个场子里看什么恐怖片,还都是认识的人,不怕的也得被尖叫声吓怕了,亲身体验。”

 

“……学校组织的怎么会看恐怖片,”路明非有点无语,对手机那头明显不太了解中国教育现况的芬格尔还是挺有耐心地解释了一下,扫了一眼周围后又鬼鬼祟祟地把头埋的更低,“陈雯雯来晚了没地方去,现在坐我旁边。”

 

那边这次明显沉思了一下,半天回过来:“上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啊,何况现在还有条件了,我相信你!”

 

“这叫什么条件……”

 

路明非的字打到一半,忍不住又抬头四处观察了情况。电影正好放到感人处,整个场子里能隐约听到啜泣声,他还清楚地看见自己前面一排的女生竟然把头直接埋到了旁边男生的肩膀上,哭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男生还抬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安慰,过程自然的简直好像就该如此。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电影院这么多人喜欢来了,”路明非删除了原来那行字重新敲敲打打了一番,看着看着又突然泄了气,“……不过可能还是不太适合我。”

 

“都跟你说了,电影院就分成两种人,没脱团的脱了团的,其余的就是第三类人了。”

 

屏幕上迅速跳出对方的回复,路明非看着看着突然诚惶诚恐:“师兄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中国文化了……还知道脱团。”

 

“媒体工作者的职业操守……”那边敲出一行字,不过半秒又接着继续,“跑题了,接着刚才的说,我觉得你就是第三类人。”

 

“……什么?”

 

旁边的陈雯雯突然哽咽的出了声音,吓的路明非一个手抖就把消息发了出去,捏着手机犹犹豫豫地装作转了半天的身,把自己从上到下摸了一边才搜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卫生纸,带着点忐忑想递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女生早就捏了张纸轻轻地擦着眼睛,还真的是轻轻的那种,不过于嗲的感觉看在他眼里特别舒服。

 

路明非瞥着眼睛支着脖子装作无意地多瞟了几眼,盯着女生有点发红的鼻子看着看着越发觉得自己渺小,干脆有点怂地又缩回了自己的座位,自己用那张纸默默把手机屏幕擦了又擦,被震了一下才清醒似的低了头:“……你别是看那啥看傻了吧。”

 

他心里说师兄你可真会撕我面子,干脆装作没看见这句话,又抬头看了眼屏幕跟对方吐槽起剧情来。

 

“师兄你说我是不是挺冷血的,”他换了个姿势侧坐,有点生硬地转移话题“哭不出来是不是不太正常啊……”

 

“冷血这个词太帅了不适合你,”手机那边的人回的果断,“我刚刚说的第三类人就是这种,永远游离在电影院氛围之外,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

 

屏幕上的话停顿了几秒:“但这也要分种类的,比如像你这种就是没存在感过度自我迷失……”

 

擦屏幕擦的起劲的路明非哽了一下,点了几下手机打出几个字:“……怎么觉得看着有点难过……”

 

“你还真别不信,”芬格尔普及知识说的兴起,“你抬头看看,如果场内有那种气场深沉,眼神淡然,明明盯着屏幕却连个表情都没有的,那才能称得上冷血。”

 

“我坐在最后一排没地方看啊师兄,你考虑一下情况……”他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回过去,干脆又努力削减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那就看看你旁边的人,看看有没有这种的呗,对比才让人看清真相嘛。”

 

“我旁边是陈雯雯啊。”

 

“你是因为太注意她结果无视了所有人,听我的,兄弟,挂死在一棵树上没什么好下场。”

 

路明非本来看着还有点气,看到这句话就萎了,半晌才垂头丧气地回:“……你说的对,而且那棵树也没想过给我留地儿。”

 

敲完最后一个字发过去的时候他心里突然生出了那么点悲凉,这种悲凉跟他平时的自知之明又有不同,认清情况跟醒悟是两码事,路明非早就习惯了这种自己单向埋藏感情的日子,虽然平时跟芬格尔调侃惯了,但这么赤裸裸的一撕总还是发疼,更何况现在这种伤口老实说还并没有结疤。

 

他有点沮丧地把手机放在座位旁,因为害怕打扰到旁边观影的人只是小心翼翼地把手撑在扶手上往上座,东注意西注意,到底还是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他一直没来得及去看的右手边好像是戳到了什么东西。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路明非下意识地做了个拍手道歉的姿势,转过身看人的时候脑子却不知怎的停止了一下运转。灯光明明灭灭的让他看不太清楚对方的长相,只是觉得轮廓凌厉直白,有点像是嵌在那里的样子,好像跟周围隔了一道墙的沉闷。

 

……第三类人。

 

他脑子里瞬间蹦出芬格尔几分钟之前的胡说八道,旁边座位上的人这个时候才像是有了反应,撇过头看了他一眼,说话声平平稳稳不带波澜起伏,没什么怒意也没什么嘲讽。

 

“没事。”

 

那个人就这么凉凉的看了他一眼,说话简短,几乎半秒又把视线转回了大屏幕上,半张轮廓在影子和光的混合里显得有些模糊。

 

路明非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直到右手边的青年探寻似的又跟了一眼过来才有点惊慌失措地苦逼地缩回了座位里窝着,结果行动迅速是迅速了,却相当点背地啪地一下把手机带着摔到了地上,清脆的一声响让自己左手边的陈雯雯有点不满地红着个眼睛看了他一眼,这一眼里的感情跟刚才整个人柔和的气质完全不同,也不像是面对其他男生会隐约带着的那么一点嗔怒。

 

他顿时面红耳赤,也不知道是因为出了洋相还是其他什么,只是有点狼狈地又跟着说了几声对不起,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只能茫然地低头看向了已经摔暗了的手机屏幕。 


评论(28)

热度(82)